体验预约 亲子课程 幼儿课程 园区分布 加盟咨询 微信分享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黄蓝动态  »  三天两夜,60公里!首届红黄蓝沙漠徒步挑战赛圆满成功

三天两夜,60公里!首届红黄蓝沙漠徒步挑战赛圆满成功

2019-09-22

腾格里在蒙古语里寓意“长生天”,
苍茫的沙漠、变幻的天气,
置身其中更能感受到人的渺小。
就在这绵延起伏的沙丘上,
红黄蓝开启了沙漠徒步挑战之旅。

3天,40名队员,徒步60公里,
战胜了烈日、风沙、阵雨,
体能突破极限,坚韧回归本心。
在行动中磨炼意志、提升能力,
感悟目标、合作与责任的真谛。

夜幕降临,动手做饭、搭建帐篷,
围着篝火起舞,眺望沙海星空。
每个人都是大家庭的一份子,
每个团队都有自己的美好故事。

2019年9月17日-19日,由红黄蓝幼儿园培训学院组织的首届红黄蓝沙漠徒步挑战赛在腾格里沙漠成功举办。来自北京、贵州、辽宁、广东、江苏、山东、湖南等地的近40名投资人、园长和骨干教师用三天的时间徒步60公里,在沙漠留下了红黄蓝人的信念、坚韧与责任,镌刻了同伴间不抛弃、不放弃的战友情,让红黄蓝的大旗飘扬在辽阔的大漠。

在豪迈激越的鼓声中,队员们意气风发,高喊着口号冲出起点线,向沙漠进发!

秋风吹,战鼓擂。本届挑战赛采用团队挑战的形式,分为红、黄、蓝、紫四队进行竞赛,不计第一名的成绩或平均成绩,而是以每个队最后一名队员的用时作为比赛成绩。这意味着,沙漠徒步不仅是自我突破的历练,更是考验团队的合作与默契。红黄蓝幼儿园督培总经理、幼儿园培训学院院长张锦,培训学院讲师孙樱玮、黄家浩淇亲自带队,更有神秘嘉宾——红黄蓝教育机构创始人、总裁史燕来于9月18日傍晚亲自抵达沙漠,与队员们同行,为大家加油助威!

一个人在沙漠里孤单而渺小,但是一队人就生发出义薄云天的豪爽。队员们战胜了酷暑、风沙、阵雨三种不同的天气,完成了60公里沙漠挑战赛。

经过三天的激烈角逐,全部队员都完成了沙漠徒步挑战,起初最不被看好的蓝队荣获团队冠军。红黄蓝教育机构创始人、总裁史燕来亲自为蓝队队员颁发奖杯和奖牌,很多人流下了激动的眼泪。蓝队没有一个男队员,队旗都是由8名女队员轮流扛。用张锦老师的话说,“出发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蓝队能得冠军。但是当第一天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我就相信他们会赢,因为蓝队是唯一一支‘始终保持直线队形’的团队,每个人都踩着前一个人的脚印,步调一致,间隔一致,匀速前进。他们的自律、服从、坚韧、责任感,以及对于目标的强大信念,引领他们获得了竞赛冠军。”


在本届挑战赛中,每个人、每个团队都完成了突破和蜕变。在结业仪式上,史总分享了她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每支队伍的特点。她说,“这三天我们遇到了三种不同的天气,经历了三种不同的体能和心态,拥有一天比一天更加不同的、由内而外的能力。这种能力不仅是自我的成长,更是伸出温暖有力的手紧紧握着身边的伙伴,相互激励、共同前行。我们每个人都是胜利者,因为我们战胜了自己,对于未来如何做更加有信心。我相信大家回到工作岗位之后,也会把这三天的感悟和感动带给团队,传递积极温暖的能量,这就是我们红黄蓝的家人文化。”

红黄蓝教育机构创始人、总裁史燕来与队员在一起

“在民办学前教育面临如此压力的时刻,每个民办幼教人都非常不容易,前面有无数的艰辛和困难,但是只要我们带着心中坚韧的能量,心贴心、手拉手,就一定能越走越好。”史总的鼓励给了大家更多的信心和力量。

全体队员一起唱响《我和我的祖国》,庆祝祖国70周年华诞。

三天两夜的沙漠挑战赛结束了,在每个人的内心留下了无可磨灭的印记和美好的回忆。这里有他们对于目标的信念、逼近极限的坚持、自我的突破,以及对于战略、管理、服务的多重思考。我们从时间的沙海里撷取几个人物、几个故事串起来,让心灵温润在故事里,感受团队的强大的信念和力量。

前方预警,以下故事约4500字

骄阳下,敢与天空试比高——他拖着磨破的脚走了28657步


9月17日,晴,气温30度

中午11点,队员们坐了一夜火车到达银川,又坐两个小时大巴,终于到达了腾格里沙漠。脚下踩着细腻柔软的黄沙,抬眼望去是绵延起伏的沙丘,再远处就是无边无际的天与沙,魔术巾里蒸腾着呼出的热气。

四支队伍跟着领队开始朝着目的地进发,刚开始有的队员因为新鲜遇见陡坡来个冲刺,又高喊着从高坡迅速滑沙而下。两公里之后,大家或多或少感觉到疲惫、酷暑和说不出的难受,更可怕的是有几个队员脚上磨了水泡。

紫队的队长、青岛万科城红黄蓝幼儿园园长助理郑植就是其中一位。这位1米8的小伙本想在沙漠上一展英姿,不料“出师不利”。他的右脚磨破皮了,不得不把鞋脱了,带着防沙鞋套继续走。在苍茫大漠上,只看见一个紫色的身影,时而一步一拐虚着走,时而单脚跳着走,遇到陡坡还能拉同伴一把……他并没有因为“脚磨的疼”而忘记了队长的职责,经常主动扛起大旗,给队员们加油鼓励。一路坚持一路欢歌,腾格里沙漠收藏了他滴下的汗水和灿烂的微笑。这一天,他的微信运动步数是28657步。

总是微笑着的郑植

在郑植受伤不久,紫队还有一位队员的脚磨出了水泡,她的名字叫做“曹冰”。作为企业培训部的讲师,她胖胖的、爱笑的、幽默的形象深入人心。即使脚没有受伤,也会有人担心过150多斤的她能否走完全程,更何况现在她的双脚时时传来钻心的疼痛。她同样拒绝坐车退赛,而是坚持跟着团队一起前进。虽然她走得很慢,遇到陡坡需要前面一个人拉后面两个人推才能爬上去,但是她拖着受伤的脚坚持走完了全程,还笑着为同伴加油鼓劲儿。

工作人员孙樱玮和紫队队员曹冰在沙丘顶峰

先到达的紫队队员用特别的仪式迎接同伴

第一天航拍的镜头里,经常看到郑植、曹冰一起前进的身影,而在他们身边总能看见培训学院的浩淇老师,他们前面是稳步前进的几名女队员,再往前是体力好的领路队员。

就这样,一个队伍分成了三段,时而聚在一起时而又分散开来,但是不管拉开多远的距离从没有走散,最后到达的人总能在终点前看见张开的大大的怀抱。等到最后一名队员,一起冲刺!


在紫队到达的时候,蓝队的队员已经提前到达40多分钟了,她们是全队唯一的一支“娘子军”,也是第一个到达终点线的。此刻的她们坐在汽车的阴影里,一路强忍着的疲惫、疼痛瞬间袭来,北京壹线国际幼儿园田丽倩园长的脑袋像炸了一样,脸通红发烫,她要了两颗止疼片,默默地吃了。河北沧州红黄蓝幼儿园候凤艳园长的脚也磨破了,好几个水泡,她谁也没说,晚上偷偷贴了一个创可贴。

她们今天是走陡坡最多的一支队伍。中午两点左右,当她们站在一脉沙丘顶峰望着踏过平地的其他队时,也有小声的抱怨“为什么选这样高的陡坡”,“为什么不停下来拍一张照片”……当时领队并没有回答,只是在走下陡坡后告诉她们,“你们是来徒步挑战的。”也是在那个时候,“夺冠”的目标在她们心中悄悄扎根。如果说开营仪式上她们并没有想要“拿第一”,但是此刻这个目标已经清晰地印在每个人的脑海里。“沿着前面的脚印,步调一致,匀速前进”,蓝队在总结着他们的制胜法宝。


红队的队员横跨70后、80后、90后,既有年轻的,也有体弱的。队里几个90后的队员有很强的求胜欲,今天获得第二名的他们相互鼓励着,第一天的成绩并不代表总成绩,还有两天!大家开始研究蓝队,“怎么能一直走成直线”、“间隔都差不多”、“他们都是踩着前面人的脚印走的”……暗暗下定决心的红队,将是蓝队最强劲的对手!


黄队在领队的带领下,神出鬼没、独辟蹊径,顺利地到达了终点。他们几乎没有走“规矩的直线”,航拍里都很难找到他们的踪影,但是他们见识不一样的风景,认识了很多动植物,每个人都显得很兴奋。当然,他们也是手挽手一起冲过终点线的,体能好的几名队员走在前面却从不走快,总是相互提醒着:“压一压脚步,等等后面的队友。”

狂风中,漫天黄沙犹未悔——我们曾经也有想要放弃的软弱


9月18日,晴,阵风七级

第二天队员们冲出营地起跑线,遇上的第一个高峰就是30米高的长条形沙丘之海,当队员们从迎风坡艰难地爬上来,站在大约20厘米宽仅能站一双脚的顶峰,感受到的是扑面而来的大风狂沙,狠辣辣地打向每个人,不管捂得多严实,都能够感受到无孔不入的沙子钻进衣服,钻进眼睛、耳朵、鼻子,牙齿硌一下都是沙子。



此时此刻,黄队队员、贵州兴义红黄蓝幼儿园的薛谭莹园长站在顶峰,帽子被刮得哗哗作响,墨镜都挡不住沙子往眼睛里飞。很多人都没有想到昨天夜里发烧37.5度的她,今天会装备齐全的站在队伍里,而且登上了第一个高峰。今天上午的挑战是绵延不断的高沙丘,几乎一个陡坡连着一个陡坡,加上恶劣的七级风沙,这些都对队员的体能和心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刚刚退烧的薛谭莹温柔而倔强,她跟着队伍小心翼翼地前行,不落下一步。

登上沙丘高峰的薛谭莹

今天的黄队再一次发挥了“神出鬼没”的本领,在出发不久便脱离大部队,走向了苍茫大地。等航拍小飞机找到黄队的时候,他们已经快到了月亮湖,沿途看到了很多动植物,伴着沙子吃苹果,还打了几颗野枣。黄队虽然另辟蹊径,但是并没有脱离徒步比赛的本质,他们甚至走了更多的路程。黄队队员被大卡车拉回了既定轨道上,稍作休息后,他们又再一次沿着自己的路线向前走去。薛谭莹一直在队伍中,尽管也有双脚打颤、喘不上气,捂着犯疼的胃想要放弃的时候,但是她都坚持下来了。等冲向终点的时候,那种内在的幸福和愉悦,让她忘记了身体的疼痛,而在未来回忆起来都是美好。薛谭莹说,“如果她不是团队的一员,也许早就忍不住坐车了,但是在团队里就要学会自律和隐忍,学会为别人负责。”

当黄队第一个冲向终点的时候,依然有人不敢相信,“今天是黄队第一?”是的,这是真的。神出鬼没的他们走了最远的路,也有累的不想站起来、被领队拿着树枝催着走的时候,也有在风沙中小憩一会儿就真的睡着了的时候,也有但是他们最终谁也没有坐车,一起坚持徒步,收获了不一样的甘甜。


在漫天风沙中,红队沿着蓝队的脚印一路前行,有的时候也会反超到红队前面。在航拍的镜头里,蓝队和红队如同天地间的一条舞动的长龙,在蜿蜒的沙丘上穿梭前行。自律和责任,在这两个团队里得到了很好的贯彻,“我们基本上不看山顶,而是看着前面人的脚印,一路低头脖颈都酸疼”。好在红队的每一个队员都是“四驱动力”,“管好自己,不给团队添麻烦”,无论是拥有信念的70后,踏实肯干的80后,还是满怀激情的90后,大家都清楚地记得自己的责任。

蓝队一如既往地整齐划一,似乎恶劣的天气对她们并不构成影响。如果说有什么改变,那大概是对红队的赞叹,“红队的队形走得也挺好的”;还有潜意识里受到黄队的影响,今天的蓝队也偶尔停下来看看沿途的风景。紫队和昨天一样,时而聚集时而散开,但是每个人都顶住了风沙,艰难前行。

阵雨中,坚持走完最后一段路程——即使困难依然有美好存在


9月19日 阵雨

第三天早上,雨后的沙漠,带着瑟瑟秋意。早上六点半,蓝队的田丽倩早早地起床洗漱,为即将开始的徒步做准备。瘦瘦高高的她并没有看起来那么“能走”,第一天她头疼的嗡嗡叫,吃了两颗止疼片;第二天喘不上气,吃了一颗速效救心丸,这些都只是蓝队里的人才知道。当了多年的园长,她从来不说泄气的话,即使头疼欲裂,依然安慰队员说,“今天特别好,咱们明天就这么走。”

最前面扛旗的田丽倩

与田丽倩不同,队长和春立大部分时间是在队伍最后的,“后面的人容易泄气,不自觉拉开距离,我站在后面稳住节奏”,最初大家选她当队长是90后的她看起来年轻体盛,但是第一天走了一段距离后,发现她体能实在是一般,但是她小小的身体里有强大的爆发力,她勇敢地肩负起“队长”的职责,总是忙着传达、沟通、照顾伤员,经常压在队伍最后给大家加油鼓气。当有人夸赞“蓝队走得特别棒”的时候,她年轻的脸庞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眼睛里溢出了幸福的眼泪。很多人看着蓝队一步步走,不慌不忙,不紧不慢,似乎很平常的样子,其实队伍里的人都在咬着牙坚持。

经常走在队伍后面的和春立

路途中,有长久的沉默着的努力,更有并肩同行的欢乐。红队队员、北京红木林幼儿园的园长丁巧妍虽然是70后,但是身体素质还不错,1米7多的大个子,加上经常走路,这次徒步虽然也是筋疲力尽,但是却总能听到她爽朗的笑声。顶着风沙爬坡时、小心翼翼走在峰顶时,与其他队伍相遇时,总能听到她温暖笑声中的“加油”,不仅为自己的队友,也其他队员呐喊。第三天红队赶超蓝队,第一个赶到终点。虽然总成绩还是稍稍落后蓝队,但是在冲刺终点那一刻,他们的欢呼声响彻云霄。“我们每个人都能发现生活的美好,即使困难的时候依然有美好存在,能给我们带来幸福快乐,向上的力量。”很多队员都和丁巧妍一样,一路上虽有困难却抵不过欢声笑语,与风沙斗,其乐无穷。


三天的挑战赛,遇上了烈日、风沙和阵雨三种不同的天气,这是旅行中的幸运,在短暂的相遇中领略大漠不同的风光;然而却让挑战更是困难重重,队员们随时要做出适应和调整。第二天晚上,红队的一个队员查到明天有雨,一边刷牙一边吐嘴里的沙子,笑的晃起来,“真幸运啊,三天三个模样,不白来一回”,这句话说完估计笑的太猛,连动着腰和腿和疼起来;他的伙伴拉着她招呼着说,“晚上咱们互相压压腿,还有明天的冲刺呢”。两个蓝队的同伴从他们身边走过,“我的眼睛进沙子了,怎么洗都洗不掉”,“我有眼药水,我给你滴两滴”。“看见队医了吗?我们有个队员……几个同伴招呼着各自回屋,滴眼药水冲沙子的、相互压腿的、商量着明天要不要改变徒步战略的……



磨练不改本心,艰苦亦有豪情!在三天的行程中,同伴间的默契、鼓励和互助,是目光中流露的温暖笑意,是陡坡上伸出的一双双手,是终点冲刺时迎接的怀抱,是百米高陡坡上的步调一致,是手拉手冲下沙丘的豪情万丈……“我们连沙漠都征服了,还有什么可怕的!”这是我们属于红黄蓝人的骄傲。



编后记:全程参与沙漠徒步的小编,写稿子的时候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纠结”,一边想按照常规写一下收获和反思,一边内心充盈着感动,不断地把我拉回人物和故事。在沙漠中,我们感受到的目标、责任、使命、自律、坚持、挑战、突破,这些都不是生硬的道理,而是浮现在脑海的故事。如果你问我“为什么要参加沙漠徒步”,我会问你“为什么不呢?”平常的三天眨眼而过,而沙漠里的三天,活出了生命的鲜活和丰富,感受到了身体的自由与韧性,收藏了一辈子的美好回忆。此后余生,镌刻在沙漠时光里的坚韧与柔情,如一粒粒细腻而清澈的细沙滋润着温厚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