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预约 亲子课程 幼儿课程 园区分布 加盟咨询 微信分享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ryb动态  »  用学前一体化教育拉动中国家庭幸福力

用学前一体化教育拉动中国家庭幸福力

2016-03-18

孩子几乎是所有家庭关注的核心,孩子的健康成长也被视为家庭幸福的重要指标。从1998年创办中国第一家亲子园,到如今遍布全国的近1000家亲子园和300家高品质幼儿园,红黄蓝的每一步发展无不把幼儿成长和家庭幸福紧密联系在一起。

史燕来表示,产品创新是红黄蓝发展的核心,多年以来,红黄蓝形成了包括亲子园、幼儿园、家庭教育等在内的学前一体化教育体系,全面覆盖0-6岁儿童成长的各阶段。同时,为了在互联网时代更好地实现发展目标,红黄蓝积极开拓线上线下双向互动的O2O模式,与京东商城强强联手,推进全国范围内“电商+店商”的全渠道运营。



“在社区文化崛起的今天,红黄蓝也将借助云平台技术,推出社区文化教育服务项目——‘芭拉乌拉’,通过专业亲子阅读和亲子游等活动,全面发展社区文化教育活动,拉动中国家庭幸福力。”史燕来说。

核心:以研发促升级

“从1998年红黄蓝成立开始,我们就专注于产品的自主研发和创新,确保每年至少30%的课程升级。今年下半年,红黄蓝在原有的教学研究中心的基础上,成立了教育研究院,面向国内外的相关产业、资源和项目,进行分析、吸纳和整合。”史燕来说。
据介绍,红黄蓝教育研究院包括亲子园、幼儿园、家庭教育和父母课堂等项目的研发部门,全面研究儿童成长环境和教育规律,对不同家庭的教育状况提供适合的解决方案。

亲子园,是红黄蓝最先建立起来的业务版块,其出发点在于创设科学专业的环境,鼓励和支持亲子之间的互动和交流。2014年,在原有的课程体系基础上,红黄蓝历经两年研发的、面向6-24个月儿童的亲子探索课程正式上线。

“玩儿”是儿童成长期间与世界交流的重要方式,为了保护儿童的这种天性,红黄蓝配备了亲子探索专属教室,建立适宜的探索环境,提供两百多种教具和一百多首原创儿歌,通过亲子共玩、共舞、共唱及共游等方式,促进亲子沟通和互动。

据了解,为了鼓励全家参与,红黄蓝还推出了爸爸课程和祖辈课程,解决儿童成长环节中父亲的缺位和隔代教育中出现的沟通问题。

史燕来表示,目前的亲子探索课程是对原有体系的升级,根据儿童年龄和成长中可能遇到的问题,为亲子提供更切合实际情况的教育环境和教具。例如,传统软体积木只能实现简单的组合,而新课程体系根据儿童年龄特点提供适合的积木,这体现在,不同年龄的儿童适合的积木体积有差别,同时组合的难度和多样性也不同。在组合积木的过程中,儿童的逻辑思维能力、动手能力和自主学习的能力都将得到锻炼。

对于成长到一定阶段,具有基本独立能力的孩子,红黄蓝幼儿园将接替亲子园,满足儿童成长所需要的引导和帮助。民族体育、科学探究和双语文化是红黄蓝幼儿园的三大特色,红黄蓝幼儿园课程每年同样会进行研发与升级。

“通常幼儿园教育的阶段为3-6岁,而亲子园教育的主要阶段为0-3岁,其中2-3岁是孩子成长最为关键的时期,一些重要的习惯养成和品质塑造就在这段时间,针对于此,红黄蓝专门设计了2-3岁的托班课程,从身体发展,个性、情感与社会性、认识与理解世界,沟通、语言与读写,数学发展,艺术与创造性六大领域对孩子进行培养。同时通过家庭教育计划帮助家长掌握幼儿不同成长阶段的身心发展需要,提升家庭养育儿童的能力。”史燕来说。

让教育不停留在课堂,是红黄蓝的重要原则之一,在课堂之外,红黄蓝还推出了面向7-36个月儿童的竹兜家庭教育系列产品,并根据幼儿成长特点量身定制了《竹兜生活习惯百宝箱》和《竹兜入园准备百宝箱》,这种主题式套装推进了个性化教育的实施,一经面市就受到了家长的欢迎。

渠道:以创新拓发展

“红黄蓝是一个连锁机构,‘连锁’绝对不是限制,而是帮助。活力是锁不住的,唯有在实现标准化和信息化的前提下,不断进行创新和整合,才能促使一个连锁机构不断发展和升级。”史燕来说。
据介绍,历经早期的1.0基础标准化和2.0操作流程标准化之后,在2013年,红黄蓝完成了3.0版情感标准化的升级。围绕标准化和督导机制,通过信息反馈来不断改良工作,同时推进全国评优和第三方调查,促进园所不断发展。目前已经推出的管理系统包括园所教务管理系统、视频培训系统等。

红黄蓝的渠道建设不仅体现在连锁管理运营方面,还体现在积极拓展互联网模式,在天猫、京东等平台开通官方旗舰店,以及与京东达成全国战略伙伴关系。

“人们现在已经不再讨论用户是否触网,因为人们时时在网。互联网更注重用户的体验、互动、实时分享和个性化。传统企业具有丰富的行业经验,在互联网时代仍然具有巨大的优势。”史燕来表示。

红黄蓝积极推进创新教育O2O模式,将线上和线下结合起来。这体现在将竹兜早教套装等产品引入到线上,通过天猫和京东的旗舰店进行推广,实现线上消费,线下体验,将线上资源引入线下。而亲子园、幼儿园的版块,则是在线下体验之后实现线上分享和引流。
同时,为了更好地适应互联网时代,红黄蓝根据互联网经济发展规律,不断探索,寻找合作伙伴以实现多赢。最近几年发展迅猛的京东很快和红黄蓝达成全国战略合作。“双方都是有品质的企业,同时有构建线上线下互动发展新模式的需求,这是双方能够合作的根本原因。”史燕来告诉记者。

据了解,双方的合作模式包括:红黄蓝将在全国园所上线京东虚拟货架,向婴幼儿家庭推荐相应的教育产品,将红黄蓝丰富的渠道资源引到京东这一线上购物平台;家长则通过刷卡消费,在红黄蓝园所内享受“一站式”便捷服务,这也有助于红黄蓝建立母婴垂直消费渠道,实现“电商+店商”的全渠道发展模式。

日前,红黄蓝全力筹备两年的社区全平台教育产品“芭拉乌拉”也已经和家长见面了,该产品以社区文化教育为纽带,借助云平台技术,深入社区,为家长和孩子提供社区文化教育服务。

史燕来介绍,“芭拉”,意为“丰富、无尽”; “乌拉”表示“欢庆、惊喜”。“传统的绘本馆大多数生存艰难,而科技的发展则有望改变这一局面。目前像‘芭拉乌拉’这样基于云平台技术支持下的项目在国内还是空白,‘芭拉乌拉’将分为‘悦读’、‘玩聚’和‘游历’三部分,通过专业亲子阅读、亲子活动和特色亲子游,实现线上和线下、家庭之间的互动和分享。”史燕来说。

“‘芭拉乌拉’将不断实现系列升级,最终实现‘万家岛点’的连锁管理模式,从而营造全国范围内亲子阅读的氛围,帮助孩子健康成长,拉动家庭幸福力。”史燕来表示。

人才:以科技谋进步

“近年来,政府加大对公立幼儿园建设的支持,对于这一趋势,民办幼儿园躲避和排斥是无益的。全国20万所幼儿园中三分之二是民办幼儿园,必将经历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只有高品质的幼儿园才能生存下来,而人才的培养是教学品质的根本保证。”史燕来说。
史燕来表示,目前全国范围的教育均衡还有待发展,入园难的问题还尚未解决,红黄蓝积极推进三级办园体制,包括国际幼儿园、中高端幼儿园,以及普惠园。越来越多的园所,意味着学前领域的竞争从数量竞争发展到质量的竞争。红黄蓝将继续坚持特色办园,专注产品质量,完善管理体系,实现学前教育领域专注地跨界与创新,不断加强人才培养。

千余家亲子园和幼儿园,发展初期的面授和培训模式显然已经不能满足红黄蓝快速发展的需要。对此,红黄蓝推出了电子化课堂和视频培训,通过互动式白板教学,实现教师备课、授课和管理的一体化。

事实上,作为国内成立最早的早教机构之一,红黄蓝为国内早教行业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专业教师。“电子白板课程更有利于教师的专业化成长,使培训不再局限于教学活动环境,具有直观、新鲜、互动等特点”。

同时,红黄蓝积极搭建移动学习平台,帮助教师利用空闲时间,实现碎片化学习。该系统还包括在线督导管理新模式,便于园长组织培训和考核,实现在线的实时记录和分享。

今年,红黄蓝与美国埃里克森儿童发展研究院签署中国区独家战略合作协议,助力中国学前教育师资培养接轨国际,推动行业规范、优质发展。

“美国埃里克森儿童发展研究院致力于0~8岁儿童成长教育相关专业的研究,并且可以授予硕博学位,其学术权威在世界范围内都相当有公信力。红黄蓝能够与它达成合作的重要一点是,该学院认可红黄蓝在过去十几年中在早教领域所做的探索和取得的成就。而该合作的达成,意味着该学院将通过在线和面授多种方式向红黄蓝的教师及整个早教行业的教师提供培训,这是红黄蓝向国际化迈进的一大步。该项目将于明年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史燕来表示。